437我和体育运动的缘份(二)

2019-09-08 21:42:59 围观 : 168
网址:http://www.vidipo.com
网站:飞艇稳定计划,飞艇计划一期计划,幸运飞艇计划软件app

  

437我和体育运动的缘份(二)

  其实,有大学文凭的,不一定有专业水平和常识,有时候刚一压上腿,教练就在一旁干上别的事了,或和人闲聊啥的,把运动员全忘记了,一个蹲马步桩就半个小时以上,这能行吗?一次,8月份上成都比赛,赛程3天,教练明确表示,参赛队员3天不准洗澡,说就怕到赛场兴奋不起来,这有科学道理吗?兴奋是热身的结果,是头脑的兴奋带动肌肉运动的过程,是休息之后的爆发......我和一个孩子的父亲,不好和教练对着干仗,但每天等比赛完毕,我们就带着孩子悄悄地溜走,到家长租住的旅馆里洗一个热水澡解乏......省青少年运动会,4年才一届,武术套路(时间不到两分钟),是根据比赛规则进行的自行创作,想来应该是一两年定型,两三四年苦练,但教练那是想一出是一出,经常更改编排,临到要比赛的最后一个月,还一再修改内容,你让运动员和家长,如何理解?情以何堪...... 2002年大学刚毕业,刚放假,我紧赶慢赶上成都,我发现儿子已经长大了,他阳奉阴违,当着我的面,让他的考研放了水,同时也放弃了国家体制内的分配,那是泸州警察学院当教师的名额,紧跟着就是学我:我行我素,到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表演专业课一年,2004年,接受瑞典体育协会邀请,执教三年,和儿媳在一起,远走高飞,人就拜拜了...... 2006年,儿子回到了北京城,先到一个武术俱乐部任教,同样是教小学生学习武术散打,别的教练教了三年,他刚收的同年龄的学生,只教了一个月,在实战中间,就将那孩子打得落荒而逃,泪流满面...... 在市业余体校武术队,训练是整整十年,6岁到14岁,再从14岁到16岁,儿子14岁之前,已经养成了恪守时间观念的好习惯,我是天天想方设法,陪同儿子到训练场训练或接送回家(儿子不敢缺课一次),我是经常观摩听课,最后陪同一起回家,起先是骑着我的大马回去,后来是牵着他走,最后大点了是自己跟着走......家住在城乡结合部,靠农场家属院的一隅,晚上9点钟左右,没有路灯,家里省吃俭用,以保证他的营养供给,我在1989年,戒掉了烟瘾,就与儿子参加训练武术紧密相关,每天训练完,都是妻子在家里,预计时间,用蜂窝煤做好饭以后,再热好洗澡水等着我们父子回家吃饭,洗澡,再休息...... 其实,世界上的一切运动项目,都和年轻的生命紧密相关(老年人只能是观赏的份了),职业到了老年阶段,就成为了爱好,这是人间正道......我希望儿子能清醒认识到,运动生涯快到倒计时阶段了,为了提高运动成绩,他经常做学生们的陪练(刺激和反刺激反应训练),经常做靶,这非常辛苦和危险的(他也知道,如不参加实战运动,教练的技术水平和身份会大打折扣),此项运动,必须用年轻和强壮来做保证,人在40岁之前(我也是40岁跳槽,得到了重生),也许儿子还在寻找机会,订立目标,知识储备,努力......社会在持续发展,以史为鉴,可以预知未来,重新挑选终生职业,也许与兴趣爱好有关,那又是一个好的机遇,祝你知识更新,广结人缘,希望儿子你能潇洒转身,更上一层楼吧...... 儿子今年就37岁了,他从来就特别照顾他的父母,妻子和女儿,只要看见我在搭櫈换灯具,就让我休息,而由他来做,平时我们就是替他们在上班时,接送孙女,照顾她的安全和生活,教育是他们夫妻俩自己的事情...... 1997年夏天,儿子在市一中初中毕业了,哈哈哈哈,全班竟然没有一个人考上市一中的高中部,自古华山一条路,逼上梁山,随遇而安......七月下旬,我们坐上火车上成都了(当时火车只有慢车),小学三年级下册体育教学总结,我带着儿子,直奔四川省武术散打队,找总教练周植模(他同时也是成都体育学院武术系副教授)集训去了...... 1994年,在小学毕业的那一个夏天,儿子刚刚参加完省第三届青运会(获得省全能第三名),比赛完成以后,立刻放弃市业余体校武术代表队编制,开始跟着其他教练,有偿地学习“武术散手运动”了,原来的教练们,很是不爽和无奈,我想,他们真是活该如此,今后他们会更加后悔和难受的...... 武术套路比赛是一个纯评分体育竞赛项目(凭印象进行评分,倾向非常严重),在当时“小鲜肉”审美观念,已经开始潜行,成都队的蒋小博,廖嘉......就像是今天的吴亦凡,鹿晗,井柏然式的人物,每次四川省少儿武术比赛冠亚军,都是他们的归属,我们市地处三线城市,儿子总是在第三名左右,我想,我的儿子今后参加的武术竞赛的项目,绝不是以评分为标准的武术套路比赛,而是让普通观众一眼就能定胜负的格斗项目,如:中国武术散打,欧洲拳击,泰国泰拳,俄罗斯桑搏...... 儿子小时也好动,5岁时,我力劝儿子放弃了学习足球的兴趣和愿望,原因只有基本两条,一是足球在中国的土壤上和气候不行,二是受遗传因素影响,你的身高预测能长到1米七三,四,体重65公斤左右(控制头球很吃亏),而学习武术是前景极其好:自我防护,养家糊口,从古至今,那是有先例人物的...... 在成都体育学院期间,学习和训练了四年(1998年8月--2002年7月),经常代表四川省队和学院代表队参加全国性比赛和技术交流,多次获得过全国武术散打比赛55-65公斤冠军,把成都籍的蒋和廖同学(在一个班,学习武术套路),弄得好像是业余选手,自信心全无了,在武术系散打专业里,儿子的绰号是叫做“绞肉机”的,生就一副书生模样,战士性格,经常一招一拳一腿,就把对手打晕,抬下赛台,四川特警来校交流的队员,也无法逃脱失败的命运,儿子名声在外,周教授特别喜欢,我曾经对儿子分析说,为啥特警的武术散打技术不如你们?还是训练时间和内容,你们整天练习散打攻防技术,8小时以上,而他们的训练科目太杂了:格斗,射击,攀登,队列...... 儿子很听我的话,市业余体校武术队的教练刘××和叶××,都是成都体院武术专业的大学学历,是我小时候和知青时期的熟人(在我的眼里,他们都是笨蛋,引体向上,我一次能30个以上,随时随地,他们最多就3次左右),其实,让学前班6岁的儿子,去给他们当学生,主要是要有一个市少儿武术成员的资格,这是一个入行必须的“平台”而已,最后,教练们因见识有限,也不是太看好我的儿子的前程,用他们的话来说:长得不算太漂亮...... 第二年春天,其他同学们还在上高中一年级下期课程,儿子在运动队训练,同时他用运动技术和文考成绩,已经被成都体育学院武术系散打专业(本科),提前招生录取了...... 儿子初中的三年里,正逢青春期逆反期,故事更多,我是用科学发展观培养和教育着他,一切向前看,对学校,同学,老师,学习和训练中的矛盾,工作,家庭琐事多多,困难重重,以我的经验,教训,知识,见识和常识,进行大而化之的处理,粗放管理,狠抓重点,放手支流末节,我行我素,在今天看起来,那也是心明如镜,难得糊涂,有利孩子成长和学习的措施了...... 在那个时间段里,全国的散打比赛规则极不规范,国际上搏击项目,都严格执行着体重的限制,而中国武术散打在结束以后,在各个级别之间,还有一场为吸引观众,让运动员相互厮杀的决战,还美其名曰,叫:“武状元”比赛......嘿嘿,我每次都打电话告诫儿子说:得到你的公斤级冠军,父母和你自己都应该知足了,绝不许参加啥“武状元”的比赛,要适可而止,见好就收啊......其实,按中国人的体质体能特点:杀伤力,灵活性,抗打击能力,应该是75--80公斤的人是最佳,体重略轻一点,杀伤力和抗打击能力就差一点,体重加重,灵活性就开始大打折扣,之所以,国际上对格斗项目,为求公开,公平,公正,是严格执行体重差别的,那是--是2公斤左右...... 2013年,儿子一惯不看好学院派教育,体育全民,国有体制,自己开体育俱乐部了,在北京东四环大悦城附近,名曰:斯万踢拳体育俱乐部,应该是国内最负盛名的俱乐部之一了,老板和教练就他一人,常年学生就是20几个人,(经常有人来报名,经过测试也是白搭,获得到一个好的生源极其艰难:兴趣爱好,身体条件,运动天赋,意志品质,努力......)在俱乐部的人进步很大,儿子经常带队员追逐着参加全国比赛,名次可观,技术进步是动力,学生和家长满意就是标准,儿子的学生不是企事业白领精英,就是富二代,俱乐部经济效益也可观......